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“狗乡长”的绝活

[新传说] “狗乡长”的绝活

时间:2009-12-06 来源:admin 点击:

PART.1 一技在手,狗肉不愁
   
        原阳乡乡长苟三,不嫖不赌,却独好狗肉,一日不吃就像丢了魂似的,吃啥都没滋味,人送外号“狗乡长”。

        可他哪里想到,正是这个嗜好差点要了他的命!
  
  那天北风呼啸、寒冷刺骨,傍晚下班后,“狗乡长”缩着脖子正想去“胖子狗肉馆”饱餐一顿,忽见一辆小车急急驶进了乡政府。这么晚了,谁还会来?他正疑惑着,打车里钻出几个人,为首的是一位老板模样的男子。那男子走上前来问:“你是苟乡长吧?”“狗乡长”迷惑地点点头。

  男子说明了来意,说他姓吴,是绿野公司的经理,特地为投资而来的。

  一听是投资,“狗乡长” 高兴得差点跳起来。原来最近镇政府正想尽一切办法招商引资,还下了军令状:各乡凡完不成招商任务者,坚决摘掉乌纱帽!没想到今天从天上掉下个财神来,“狗乡长”一把拉住吴经理的手,激动地说:“吴经理,欢迎,欢迎啊!”

  寒暄过后,“狗乡长”提出天色已晚,今天他作东,边吃边谈:“请大家尝尝风味乡土菜—狗肉!”

  “好极了!”吴经理脱口而出,“狗肉滚三滚,神仙站不稳,既暖身又壮阳啊,鄙人正是冲它而来的!”

  不谋而合,“狗乡长”喜不自禁,他招呼大家上车,一会儿,汽车来到了“胖子狗肉馆”。真是闻到狗肉香,神仙也跳墙,人未下车,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。店主阿胖的老婆阿玉眉开眼笑地迎了出来。

  “狗乡长”下得车来,对阿玉说:“老板娘,快点弄一桌,红烧、清炖、油焖、五香狗肉不可少,再来一个狗杂煲。噢!对了,别忘了来盆‘太太乐’!”“太太乐?”阿玉迷惑不解地皱起了眉头。“狗乡长”进店坐下,诡秘地一笑,说:“‘太太乐’都不知道?就是红烧狗鞭!”一句话,逗得在座的人禁不住狂笑起来。

  阿玉面露难色地说:“不瞒你说,冬至到,狗肉俏,今天狗肉刚卖完,我家胖子进城买狗肉,到现在还没回来呢!”

  “狗乡长”一听,很是懊恼:好不容易引来一位财神,自己又怂恿人家吃狗肉,现在没了狗肉,如何是好?他让阿玉想想办法,阿玉为难地说:“办法么,除非你去压条狗……”

  “压狗?”吴经理耳尖,好奇地盯着“狗乡长”,“你还有这么一手,今天我倒要见识见识!”

  其实,压条狗对“狗乡长”来说是小菜一碟。因为他喜食狗肉,所以常用车压狗,久而久之,练得一手压狗的好本事。只要是在路上遇到的狗,都休想逃脱他的四只轮子,真是一技在手,狗肉不愁,凭他这一手“压技”,狗肉多得吃不了。

  此刻“狗乡长”听吴经理这么一说,正求之不得:这样既可让吴经理开开眼界,又有狗肉吃,一举两得,何乐而不为呢?他当即一口答应,立刻发动小车,请吴经理一起上车,去看他表演压狗的绝活。
  
PART.2 施展绝活,过足眼瘾
  
  冬日夜长,刚过5点,天就黑得看不清人脸了。“狗乡长”驾车疾驰如飞,眨眼间冲出了原阳乡,直向东墩村方向而去。东墩村养狗的人家多,他曾在这条路上压过不少狗。

  “狗乡长”两眼瞪得探照灯似的在路上扫视着,随时准备笊篱擦屁股—露一手,然而事与愿违,不知是否天气寒冷的缘故,他连狗毛也没见到一根。“狗乡长”急得抓耳挠腮:没有狗,怎么让吴经理品尝、开眼啊?

  忽然吴经理叫了起来:“快看!”“狗乡长”凝神一看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只见一条膘肥体壮的黑狗,在前方不远处的路上觅食。

  是施展绝活的时候了!“狗乡长”先减速停车,审视了那狗片刻,原来他压狗也有原则:两压两不压。成熟的狗压,身强体壮的狗压;怀孕的母狗不压,疯狗病狗不压。    (故事会在线阅读)

[page_break]

  “狗乡长”审视过后,油门一踩到底,车子像匹烈马似的直朝黑狗冲去。黑狗被突如其来的车子吓坏了,只顾一个劲地朝前狂奔。“狗乡长”驾车紧咬着不放,狗腿哪跑得过汽车轮子?眼看就要撞上了,“狗乡长”却突然一个急刹车。吴经理看在眼里,疑在心头:他为啥不压?

  待黑狗撒腿朝路边逃去,“狗乡长”又加大油门朝狗冲了过去。就在撞上狗的刹那间,“狗乡长”猛地踩下刹车,同时双手急扳方向盘,车头一偏,车尾横扫路面,只听一声凄惨的尖叫传来,“狗乡长”这才吁了口气,扭头问吴经理:“您猜,压着了吗?”

  吴经理还沉浸在压狗的刺激氛围之中,他怔了一下,才说,狗好像跑了。“狗乡长”笑着让吴经理下车瞧瞧。一脸疑惑的吴经理随“狗乡长”下了车,借着车灯一看,那黑狗已倒在前轮边。

  吴经理惊叹不已,禁不住问“狗乡长”,一开始为啥不压狗?“狗乡长”颇为得意地说:“这是我压狗的绝活之一 —横碰,这样做的好处可大啦!”接着他眉飞色舞地讲起了故事:清朝光绪年间,有一个为皇家养鹿的鹿苑,每逢采茸季节,都要将养得膘肥体壮的鹿拴在苑内的树上,然后敲锣打鼓,将鹿惊得狂跳不止,使其全身血液涌到鹿茸上,再将鹿茸割下,这样的鹿茸药用价值特别高,而狗也是如此。而且,要是把狗压得血肉模糊,谁还敢吃?
  
  一席话,听得吴经理连连点头,正要夸赞“狗乡长”几句,没想那黑狗忽然爬起来,撒腿蹿向路边的稻田,转眼便没了踪影。不用说,那黑狗刚才只是被撞晕了!

  “狗乡长”呆了,他压狗多年,还从没遇到过这种事,他气得一拳砸在车上:“妈的!这狗都成精了!”吴经理却意犹未尽:“没关系,接着再压,我还没过足眼瘾呢!”“狗乡长”的头点得如小鸡啄米,心里却没有底:天越来越黑了,过了这个村,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个“狗”。
  
PART.3 压狗心切,自食恶果
  
  不出“狗乡长”所料,他调转车头往回开,开了很长一段路程仍不见狗影,正在他心急如焚时,忽然眼睛一亮,只见前方路边昏暗的路灯下,有一条肥硕的黄狗蹲在那里。

  “狗乡长”生怕惊跑黄狗,立即减速,还“啪”地关了车灯。这次“狗乡长”决定不管那是什么狗,速战速决,采用压狗的另一大绝活—直撞!待车接近黄狗时,他猛地加大油门,车头照准黄狗“嗖”地撞了过去。说是迟,那时快,只听“卟卟”两声,那狗被撞在路灯柱上又反弹倒地,连哼都没哼就一命呜呼了。

  “狗乡长”“嘎吱”刹住车,脸上露出了笑容,吴经理眨巴着眼睛问:“压着了?”“狗乡长”得意地点了点头。“真的?”吴经理狐疑地看着他,因为整个过程只有几秒钟,他根本没来得及看清。“狗乡长”望着吴经理疑惑的眼神,也没说话,很自信地下了车。他打开后备箱,正准备装狗时,突然传来一声喊:“哎—”

  “狗乡长”扭头一看,只见远处有一个人影大叫着朝他奔来。“狗乡长”暗叫不妙,原来这里有的农民专门驯养一种能主动撞车的狗,借此敲诈过路司机,不赔足钱休想走人。“狗乡长”的第一反应就是奔过去捡狗,可当他弯腰抱起那条黄狗一看,顿时像被电击一般僵在了原地。

  吴经理见“狗乡长”呆立不动,不知怎么回事。过了一会儿,只听“狗乡长”突然大叫一声“天哪”,“咚”的一声就栽倒在了地上。

  吴经理很是奇怪,赶忙凑近去看,不看还好,这一看,顿时吓得大惊失色:“狗乡长”压死的哪里是狗,分明是一个身穿黄色狗皮大衣、烫着一头黄发的娇小女子!

  这时,远处的人影也奔到了近前,他正是被撞女子的男朋友。原来刚才那女孩正与男友逛马路,没想逛着逛着鞋带散了,她便蹲在路灯下系鞋带,男友则不紧不慢地朝前走着。谁知昏暗的灯光下,“狗乡长”竟以为女孩是条黄狗,加上他关了车灯,黑灯瞎火的,又压狗心切,就这样把车径直向女孩撞了过去……

  这下可闯大祸了。吴经理回过神来,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赶忙用瑟瑟发抖的手拨打了110和120。这下,“狗乡长”的招商引资自然泡汤了,“乌纱帽”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他醒来后并没有被送进监狱,而是进了精神病院,因为他疯了……     (故事会在线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