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青年文摘> 我们是怎样陌生的

我们是怎样陌生的

时间:2015-10-01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到这时,薇薇才终于肯承认:当年大学最要好的四姐妹,已是世间陌生人。可笑这一段情不知过期了多久,是她,一直在自欺欺人。
  
  薇薇是个微博小V,有新开的时髦馆子请她试吃,可以带三个人,享受一次“轻奢餐”,薇薇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老大。
  
  十年前,她们混迹于同一个寝室,排名一二三四,薇薇是老二。军训时一起被晒得漆黑,食堂里互相带饭带菜,临考前彼此鼓励着背单词,也曾七嘴八舌地跟社会学老师吵架。可怜的老师,不过说了一句:“古罗马人一向觉得,动物有群,女人有家,而男人有朋友。是真理呀,别看你们现在女生都玩得好,等一结婚,就全不是这回事了。”最幼稚的老四,一拍桌子,拂袖而去。她们三个全留下来与老师辩论,音量一个赛一个。
  
  老大听说有免费的饭局,首先问:“星期几?中午晚上?”薇薇笑:“知道你有娃,晚上出不来,是中午。”老大“咳”一声,几乎是无声的谴责:“你不知道幼儿园还没开学吗?小鬼头天天缠着我。”“那带上娃呗。”薇薇嘴上说得轻松,心却虚了一下。她像大部分未婚女子,还不曾建立起永恒的母爱,觉得屎就是臭的,哭闹就是烦人,熊孩子就是该打屁股。而最重要的是,她原本以为这是一次姐妹之间花果茶香里的叽叽喳喳,轻悦如雷诺阿笔下的少女们。
  
  老大又一声“哎哟”:“正好我小姑子也来了,还带着她男朋友。”“那正好你把娃撂给他们,出来放松一下。”“那怎么行?”老大的口气隐隐有责意:“我把他们也带上好不?”薇薇有点儿尴尬了:“就四个位子。”“要不然你直接把优惠券给我得了,正好我这边四个。”
  
  哪里有什么优惠券,薇薇心里针刺似的一下:之前她所交代的前因后果,老大完全没听见。薇薇还是很客气:“他们也没定,等定下来我再和你联系。”这是职场人最烂熟的场面话,相逢开口笑,过后不思量。薇薇明白:自己估计不会再与老大联系了。
  
  老三呢?薇薇轻轻呼出一口气。她们之间的过节,大概是她不懂事吧。老三和她一样,东扑西撞了很久,三十之前终于遇到个靠谱男人。当时老三心里没底,专程带出来让薇薇见过几次,薇薇自是满口赞好。老三嫁掉,她比真正娘家人更欢天喜地。没多久,也是有人送薇薇巴厘岛双人游,薇薇兴冲冲约老三,正好老三没时间,薇薇嘴欠,得瑟了一句:“哈,你要信得过,把你男人借我同游吧。”QQ那头,没有回音。薇薇转身就约了别人。
  
  过段日子,她赫然发现QQ上没了老三的影子。只以为是被人盗过号,慌慌地重加,才看到老三的QQ签名是:“难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:闺密就是潜在小三?”她按在鼠标上的手,一下子打滑。她避免去想这件事,仿佛不想碰及一枚正在溃烂的口疮。每一次偶尔触到,都痛得迸出泪来。疮口渐渐平复,这件事她对谁都没说过。有疤痕吗?也还好。现代人,其实是习惯了翻手为云与翻脸无情的。
  
  而老四的淡出,比老三更早。老四是寝室里最美的女生,一堆狂蜂浪蝶追捧不已。而老四,一次次认真地爱人渣,被劈腿被欺骗被羞辱,在马桶上吐得呕心沥血的时候,薇薇手足无措,只能把她的头发合握在手里,高高举起,害怕掉到马桶里去。好爱情令人愉快,坏爱情能助人快速成熟。大学一毕业,老四就嫁了世家出身的高富帅,没多久就与夫婿同去美国,与她们都断了线。前些年薇薇第一次去美国,兴奋得很,到处找老四的联系方式,居然谁手里都没有。当时老三未嫁,阅人无数令她有一种近乎冷漠的睿智,淡淡一句:“老四那些破事,学校谁不知道哇,她不会联系我们的。”但“我们”与“我们”是不同的,四姐妹能与浩瀚校友们相提并论?薇薇刹那间猛醒:都一样,真的。
  
  如果薇薇此刻还没想起十四年前社会学老师的那番话,是不可能的;但如果因此就黯然神伤,回家哭一场,则是更大的不可能。
  
  据说,每个人全身的细胞七年都会换一遍,那么,七年之后,我们就是全新的人了。不同的际遇,会令朋友们各自走散。但已婚的女人们,如果愿意,可以与孩子同学的家长们、儿童乐园的萍水相逢里志同道合;而单身的剩女们,也一定遇见有时间有精力有心情与她们吃喝玩乐的新朋友们。薇薇想:没关系,每一段人生路,我们都能找到人陪。失去的朋友,不必说遗憾,感谢他们曾出现在你生活中,陪你欢笑与哭泣。新交的朋友,要相信,他们会给你不一样的美好岁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