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亲情文章> 寂寞公公爱折腾

寂寞公公爱折腾

时间:2018-04-08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其实,老人需要的,除了一份关心,还有一份理解和支持。
  
  孤独的“老倔头”
  
  患病一年多的婆婆最终没能捱过这个夏天,撇下我们撒手而去。婆婆走的时候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公公,说他生活低能,还是个“老倔头”,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。
  
  忙完婆婆的后事,我主动提出接公公到我们家,一是可以照顾他,二是免得他睹物思人。
  
  公公来到我们家后的第一周,我就有点后悔了。马桶边老是有尿迹;洗脸的毛巾总是拧不干,滴得一地是水;常常将卫生间的拖鞋穿进卧室……
  
  公公这些习惯,我不好明说,心里却很反感。于是跟老公抱怨。老公说,爸一辈子都这样,现在一大把年纪了,难不成还要让他从头做起。一句话,就是要我忍。
  
  但最让我受不了的,是公公对我们那种不理不睬,不知好歹的态度。周末我们回来晚了,给他打包带了饺子,他却看都不看一眼:“你妈做的饺子才最香。”
  
  看着公公经常一人在家发呆,我建议他在社区报个老年合唱团。公公板着脸说他五音不全,还去唱歌,不是想让他丢人现眼吗。我无话可说,心里却委屈,我是一片好心,却遭他泼冷水。
  
  我好心好意将公公接来,难道还要看他的脸色,受他的气?我不能当面跟公公理论,怕引起邻居误会,说我不孝顺。我只能将气撒到老公身上。刚开始,老公还和颜悦色地安慰我,说知道我辛苦,但还是要多体谅老人。后来,老公也不耐烦了,反问我是不是要把他爸赶回去,我便和他吵了起来。事后,我冷静下来,觉得这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大家都让步,事情就解决了。何必为了老人的事,伤了夫妻间的和气。我可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。
  
  心理师or修鞋匠
  
  一个月后,公公的行踪突然变得诡秘。每周有三个晚上半夜才回家。问他干什么去了,他也不说,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。
  
  我慌了,怕公公会出什么事情。小区里经常有老年人上当受骗,要是真上当了,年轻人也得跟着遭殃。无奈之下,我劝说老公跟踪公公,看他究竟在做什么。
  
  原来,公公报了一个夜校班,学心理学。我当时就蒙了,这么大把年纪的人,还学心理学,真是好气又好笑。还非整得神神秘秘的,害得我们整天提心吊胆。
  
  但让我操心的还不止这些。刚学心理学不到十天的公公,常常到邻居家串门,跟人家说,有心理问题,可以免费找他咨询。邻居们都反感他这种行为,谁想得心理疾病啊。有时候,他们装作不在家,不给他开门;在路上一看到他就躲;在背后悄悄议论我们小两口。
  
  老公不在意邻居们的眼光,我却有些受不了,终于当着公公的面,委婉地说出了我的想法。我支持他学心理学,但希望在未学完课程之前,不要让整栋楼都知道这个事,毕竟人多嘴杂,不知道会说什么闲话。公公一言不发,默默转身进了房间,把满腔怒火的我凉在一边。我以为公公没有听进我的话,但他再也不去上夜校了,这反倒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。
  
  可是没隔两天,小区里经营小卖部的张大妈就跟我说:“你公公在球场边摆了个修鞋摊,你知道不?你看你们两口子挣的钱也不少,还让老人去挣那点小钱。”我尴尬地说我不知道,但张大妈仍旧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,好像我心知肚明。
  
  在小区修鞋,丢脸不说,还要被人误会我们年轻人不孝顺。我越想越气,打电话告诉了老公,他第一次和我站在了一条线上。
  
  果然,我们在公公的房间里,找出一堆修鞋工具,还有几双烂皮鞋。老公气得将鞋子和工具摔了一地。公公回来后,看到一地的狼藉,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:“等生意再好点,我还准备在小区门口开个正规的补鞋店呢。”
  
  我突然发现,公公是那么固执、不可理喻。我们没有办法和他沟通,更无法劝阻他的任何行为。哪怕我们对他置之不理,他还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  
  跟张大爷去北海
  
  冬天很快要来了,我跟老公商量,还是劝劝公公别再修鞋。老公却仍对公公的固执耿耿于怀,不愿再插手任何事情,而我更对公公无可奈何,只是每天都要对他说几句不中听的话,想让他放弃修鞋摊。
  
  一天,公公一回家便匆匆忙忙收拾行李,说他要到北海做生意,机票已经买好了。我想,如果我有心脏病,肯定立马发作。我呆了半天,才想起打电话让老公回家。
  
  老公还未到家,公公已经走了。恼羞成怒的老公和我吵了起来。他质问:“爸好好的,怎么突然要去北海?都怪你整天无休止地抱怨,才气得爸离家出走……”我暴跳如雷,差点和他动起手来。
  
  两人冷静之后,给公公打电话。他不接,我们只有坐着干等。好不容易等来公公的电话,他也只是匆忙说了几句,便挂了。
  
  后来,我们才知道,公公因为修鞋和隔壁的张大爷慢慢熟识起来,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张大爷的儿子是做建材生意的,正好北海大面积建房,他儿子要到北海去卖防盗门,门面已经租好了。张大爷在家闲着没事,就想着过去帮忙,还叫上了公公,公公想都没想,也投资了一点钱,便跟着过去了。
  
  老公打趣地说,这老头儿还挺有生意经的。我却笑不出来。为了公公的事,一向恩爱有加的老公,居然会对我恶言詈辞。一想到这些,我就忍不住落泪。
  
  不过是想融入人群
  
  有一段时间,因为和老公有隔阂,我懒得搭理他,也强迫自己不再管公公的事情。但一想到婆婆临终前对公公的担忧,我又心软了。
  
  公公一个人在外地,我始终不放心,担心他受骗,又怕他吃不饱穿不暖。中途过去看望他,想劝他回家,他却淡淡的,说他会照顾自己,不用我操心。我简直是自讨苦吃,只能悻悻地回来。
  
  公公在北海的生意不好不坏,而我和老公更希望他能赔本,早点回家。但他一直在北海待了半年,直到张大爷要回来,他才跟着回来。
  
  我和老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在没有公公的日子里,我们的争吵并没有因此减少。半年不见的公公,硬朗的身板变得有些佝偻。我和老公轮番劝说,希望他以后不要再搞突袭,做什么事情还是事先和我们商量一下。公公默默地点头。
  
  一天晚上,我开门倒垃圾,正好跟对门的陈姐碰上,她问我:“你公公卖给我的珍珠粉到底是不是纳米级的?”“什么珍珠粉?”“啊?你还不知道呀。小区里好多人都买了你公公从北海带回来的珍珠粉。他来找我推销,我看在你们年轻人的面子上,就买了。”
  
  我芒刺在背,非常尴尬,边说抱歉边关上门。老公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而公公却独自坐在阳台上,仰望着满天星斗发呆。
  
  我突然发现公公的背影是那么孤独落寞。每当公公做什么事情时,我们首先的反应并不是理解,而是生气甚至是愤怒,而事实上,公公做每一件事,都希望我们能够理解,他不过是想在这个陌生的社区认识新的朋友。学心理学也好,摆修鞋摊也罢,他都想借此和邻居们有交集。而我这个自认为通情达理的媳妇,却始终对他横眉冷眼……
  
  我心里发酸,轻轻走到公公身边,笑着说:“爸你偏心,带回来珍珠粉卖给人家也不给我用。”公公回头,眼里一下有了光彩:“嗨,我哪是卖,我见那边的姑娘们都用,觉得挺好就带回来,连路费钱都赚不到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