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澳门赌博导航> 错过可能幸福的机会

错过可能幸福的机会

时间:2019-05-15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1
  
  我与老温没有将来。这一点,我心知肚明。但不可否认,有一丝心存侥幸。
  
  老温有处女情结,自己长得五大三粗。却一心想要个小龙女般玉洁冰清的老婆。只可惜,他没看全金庸大侠的书,也从来不看电视剧。他不知道,小龙女在嫁给杨过之前,已被全真教的尹志平玷污。
  
  我并没有将这个故事讲给老温听,我不忍心让老温的爱情理想破灭。这年头,有理想是件多么高尚的事。
  
  老温其实并不老,33岁,正是一个男人的嘉年华。老温也不姓温,因为他是温州人,所以我叫他老温。
  
  老温做生意。温州人几乎没有不做生意的,他们被称为中国的犹太人。老温做的是鞋类外贸生意,确切地说,是负责把国外的客户与国内的工厂搭上线,从中赚取利益。
  
  老温不会讲英文,有什么要紧?在广州,精通外语的人一抓一大把,用来当翻译绰绰有余。我就是这一大把之一,被老温在广交会门口抓来。
  
  2
  
  遇见老温那天,我把自己打扮得很清纯。白棉布刺绣上衣,藏青棉布中裙,头发很恶俗地编成了两条麻花辫,措在两肩。看上去,很像台湾旧片里那种女大学生。事实上,我毕业已经4年,在社会上混迹过久,灵魂已经生锈。
  
  一天300元的翻译薪水,对我这个挣扎在人均生活水平线下的失业人员来说是个肥差。虽然我没有英语八级证,但我的口语早已在几年前与酒吧的鬼佬搭讪时练得炉火纯青。所以,我花钱找人弄了假证,像模像样地推销自己。
  
  老温相中了我,整个广交会期间,我与他同进同出。广交会结束,有个大客户提出要去各地的工厂看一下,老温问我去不去。我说,我要问问我男朋友。他说,我没有太多时间,给你3个小时。
  
  我在家里抛硬币,决定去留。抛了3次,都是字。我咬了咬牙,胡乱地往旅行包里塞了几件衣服,跳上了出租车。
  
  3
  
  这一去,就是半个月。从东莞到汕头,从温州到萧山。在萧山的时候,我得了病毒性感冒,高烧发到39度2,咳嗽转成了肺炎,不得已要住院。
  
  老温倒也仗义,扔下了客户和生意,跟着我住进了医院,像模像样地照顾我。邻床的女人直艳羡:你老公真好。
  
  出院那天,老温在萧山最高级的酒店开了一间房,住进我们两个人。我知道老温对我不存期待,但他还是很享受。既然老温已经认定了我的角色,我不能表现得比他想象中纯洁,这会让他难堪。
  
  回到广州,我就搬进了老温的家。老温骇笑,你男朋友真爽快。我说那是,有钱好办事,我把你给我的工资全给了他。
  
  是夜,我穿着睡裙,赤脚在老温家的客厅里跳格子,数地砖的块数。老温躺在阔大如船的沙发上,一边抽雪茄一边笑着打响指:小妞,给大爷跳个舞!
  
  4
  
  跟了老温之后,我跟工作两字彻底散了伙。
  
  以前常看某个女作家的小说,她说南方男子温情又脆弱。很明显,老温不是,他抛弃前一任情人的手段,很是绝情。听说,他也曾为了拿到大宗订单不惜雇人去恐吓竞争对手。
  
  老温是野地里的荆棘,粗野,生猛,而且扎手。
  
  跟老温住了一个月后,他给我买了台IBM的笔记本,纯白色,份量很轻,我很喜欢。那夜,我很缠绵很温柔地对待老温,老温感叹:原来花钱真的能买到享受。
  
  老温在我身上花的钱并不多,我不是物质的女人,不会向他索要昂贵的首饰、衣服、护肤品。我不怕人生里没有锦衣玉食,但我怕连粗茶淡饭也没有。以前曾有一段时间,我过着有了今夜晚餐不知明天早餐在哪里的生活。所以像现在这样,我已经很知足了。
  
  5
  
  我不是文人,却也写一些风花雪月的文字,发在网上,有编辑看到,要了去发表。收到稿费单,居然是从前做文员一个月的工资。我欢呼雀跃,抱着老温欢喜得不知所以,叫嚣着要请他吃顿好的。
  
  那以后,我开始把自己和老温之间的一些事添油加醋地写来卖钱。有一晚,欢爱过后,我给老温讲了个故事:有个女孩,父亲早逝,跟着私生活混乱的母亲生活。18岁那年,女孩在家中洗澡,被母亲的一个情人强暴。女孩要报警,被母亲用铁链锁在床头整整13天。后来,母亲从那个情人手里拿到了10万元,用其中的3万元给女儿在外省的三流大学买了个名额,从此对女儿不闻不问。
  
  后来呢?老温问,他听得很认真。
  
  后来,她为了养活自己,做过很多工作。再后来,她遇见了自己喜欢的男人……讲到这里,我停住了。
  
  后来呢?老温又问。
  
  没有后来,这是我新编的一篇小说,我不知道该怎么结尾,要不你帮我想想?
  
  老温伸了个懒腰,钻入被中,闷声说:这是你的工作,随便你怎么写,不要问我。
  
  对于我写的文字,老温从来不看。偶然有一次,我听见他对那些工厂老板吹嘘,我女人是作家。
  
  6
  
  与老温在一起半年后,他带我去湘西旅行。在一个苗族人村寨,一对青年男女举行纯粹的民间婚礼,俗气又热闹。闹到半夜,酒喝了不少,老温与我顶着一轮明月走在回旅馆的路上,他忽然说:不如我们也结婚吧。
  
  那晚的月亮,太皎洁,明亮得几乎失真。所以,老温的话,我没当真。
  
  那次旅行只走了一半,在张家界逗留的时候,老温接到电话,他奶奶病危。老温从小由奶奶抚养大,他当天就赶回了老家。老温把我扔在宾馆,甚至都忘了问我身上有没有钱。我退了房间后,身上只剩一百元押金。
  
  7